A-A+

记忆中的那碗米酒

2010年01月20日 Chris Kong 暂无评论 阅读 134 次

 又降温了。

给新同事培训的第三天,生活依旧忙碌如旧。三天的时间基本就在会议室里渡过,不停的放幻灯片,不停的对着投影仪说话,不停的在白板上板书,原来做老师也并非易事。

在公司趁两个中午休息吃饭的时间和新同事们重温了电影《杯酒人生》,也被称为“葡萄酒入门级的教科书,望着那些在阳光下美丽绽放的加州葡萄园,加上悠扬舒缓的木吉他的声音飘荡着,有些迷恋,有些温暖。

这个职业一直在跟酒打交道,倒不是迷恋酒,而是迷恋酒所带来的那种美好,那种愉悦和感受。

莫名昨晚就和朋友谈到了些文字,谈到了安妮宝贝,就忽地一下谈到了米酒。

记忆中对于米酒并没有深刻的认知和了解,而有一段记忆却依旧清晰得一如昨日。

那是刚来北京的时候了,那会天真胆怯的如同一个傻小子,住单位的集体宿舍,整日过着如水般清澈透明的生活。后来和舍友去了一个小市场,步行十分多钟的样子,早上会有早市。一条几分钟就能走完的窄窄的街道,摆满了各式的商品,有衣服,小饰品,日用品,当然还有卖菜的。而附近则是另一家很大公司的员工宿舍。市场的入口处有一家小店,似乎已记不得小店的名字,小店非常简陋,明亮的玻璃门进去,只有不到几张桌子的地方,却干净整洁。依稀只记得有操着南方口音的大嫂和阿婆,脸上挂了满满的笑容,端上热气腾腾的大碗的面条,在初冬的上午顿觉温暖。而最难忘的是那碗米酒,装在干净的带花儿小瓷碗中,浑浊中带着明亮的颜色,入口生香,一直甜到嗓子眼儿。大概是三元一碗的面,两元一碗的米酒,现在想来都直吞口水。如今已蓦然逝去了多年的光阴,那个有着米酒和面条的小店,是否也已人去楼空,物是人非了呢?那脸上挂满笑容的大嫂和阿婆,你们此刻一定也很幸福吧?抑或是换了地方,依旧在有着木质桌椅的干净整洁的小店,日日挂了笑容,依旧酿着那香甜的沁人心脾,让人难忘的米酒?

如今多年以后,依然喜欢吃面,只是再也没有喝过米酒,几乎已在记忆中幻灭。

常去家附近的一家新疆餐厅用餐,每次服务生都会礼貌的迎接,会点牛肉面,要个凉菜,偶尔一个人喝点酒,可是却似乎永远找不回记忆中的那种感觉。我们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成熟,一天天进步,而不知却早已将心遗忘在这个物欲横流而又的繁华的都市。

狠心停掉了家里的网线,一切仿佛与外界隔离。或由于这几天话说多了,开始变得沉默。默默的走长长的路,坐同一班的公车,抽同一个牌子的香烟,喝很浓很浓的葡萄酒,独自或和朋友们去不同的酒会,听优美而略悲伤的吉它曲,看很厚很厚的书,读凄冷而又温暖的文字,生活依旧。

    怀念那碗米酒,怀念那种陌生的温暖。或许那才是与酒结缘的真正开始吧。

Jan.20th.10 21:55

By Ch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