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Wine Talks : Weingut Donnhoff 少庄主专访

2013年07月30日 SOWINE 暂无评论 阅读 244 次

赫尔曼·杜荷夫酒庄(H. Donnhoff) 在德国 Nahe 产区中心地带拥有 200 多 年酿造葡萄酒的悠久历史。这座陡峭山 谷是德国许多纯净度最高、口感最深厚 的雷司令品种的来源地。火山土壤十分 肥沃,因此,葡萄酒具有明显的矿物味 道和特点。

在著名酿酒师赫尔穆特·杜荷夫的领导 下,该酒庄的葡萄酒以纯净度和风土条 件的集中展现著称,是全球最时尚、最 令人梦寐以求的雷司令白葡萄酒系列之 一。

酒庄首席酿酒师科尼利厄斯·杜荷夫忠实地秉持传统酿 酒工艺和理念。他通过分析酸度和含糖量来确定葡萄的最 佳采摘时间,但在酿酒过程中,他则依靠自己的味觉。他 的目标是“找到每款葡萄酒的优雅性”,使葡萄酒品尝起 来“犹如泉水一样纯净”。果味(甜美)型葡萄酒主要出 口到美国和英国,80% 的干型葡萄酒供应国内市场。

杜荷夫所荣获的众多奖项和奖牌包括 2012 年度酒庄 (Eichelmann)、2010 年度 IWSC Jancis Robinson 雷司 令白葡萄酒奖杯、2005 年度葡萄酒人物(罗伯特·帕克)、 “2012 年度 Seigneur du Vin 大奖”......杜荷夫晚收雷 司令白葡萄酒 2001 年份被列为“Decanter 一生中必须 品尝的 100 款葡萄酒”之一。此外,杜荷夫已经 3 次获 得了罗伯特·帕克 100 分的完美评价。

科尼利厄斯在 Dr. Heger 葡萄酒庄园(德国“2013 年 度最佳酿酒师”)和其父母的葡萄酒庄园开始学徒生涯, 随后在 Bad Kreuznach 学习了酿酒学。

随后,他在新西兰贝尔山脉和吉森葡萄酒庄以及澳大利 亚著名的罗塞特雷司令酒庄分别实习了 1 年和 4 个月。然 后,他加入了家族酒庄,并接手酿酒师和葡萄园经理职务。 作为葡萄园经理,科尼利厄斯在历史悠久的葡萄园的再栽 培方面投入了巨大的精力。这项工程让他能够将自己的酿 酒梦想和理念变为现实。

毫无疑问,子从父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然而,科尼利 厄斯凭借其酿造的首款葡萄酒不负众望:“那赫产区任何 其他酿酒师均无法酿造出这样带有矿物味的葡萄酒......葡 萄酒的风格正在逐渐改变,似乎比往年更具有亲和力,平 衡度极佳,饮用后令人愉悦欢快,在某种程度上,只有世 界顶级佳酿才可能做到,”——《GAULT MILLAU 2012 年度葡萄酒指南》这样评价杜荷夫葡萄酒的品质。这是对 正逐步承担家族酒庄责任的科尼利厄斯的极高赞美。

科尼利厄斯凭借其酿造的首款 2010 年份葡萄酒荣获了 《EICHELMANN 葡萄酒指南》“2010 年度德国最佳白葡 萄酒系列”奖项。

在上海葡轩和嘉里一酒香的安排之下,我们有幸在一个 月内两次采访了 Donnhoff 酒庄的首席酿酒师和少庄主 -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SOWINE:请你简要介绍一下酒庄葡萄园的情况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 Donnhoff 酒庄位于 Nahe 产区的中部, 主要种植雷司令,最老的葡萄藤已经 62 岁。总共有 9 片葡 萄园,面积 25ha,每年酿造大约 24 种葡萄酒。葡萄园的 土壤比较多样,片石的土壤中含有粘土,有的葡萄园土壤 是火山土壤,少部分葡萄园是石灰石土壤。

酒庄 50% 的葡萄酒是干型的,另外 50% 是甜型的。

在酒庄的 25 公顷葡萄园里种植的是雷司令的同一个品系, 即家族使用了二百多年的雷司令品系,这一雷司令品系在 酒庄不同的葡萄园表现不一,能够表现出葡萄园的风土条 件。酒庄年产量为 18 万瓶到 20 万瓶之间。

SOWINE:你觉得做为庄主和酿酒师,最为困难的工作是什 么?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 所有的工作中最为困难的部分是需 要做各种决定,你总会在各个不同的阶段需要做出决定,

错误的决定会对葡萄酒造成负面的影响,有时候一年的努 力都有可能化为乌有。因此做各种决定是我认为最为困难 的部分。

SOWINE:你如何理解继承酒庄的传统和创新?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 我在 2007 年接管酒庄的时候感到很 大的压力。我的父亲使这个酒庄成为 Nahe 最好的酒庄,

我需要保持酒庄的品质和传统,而当时我只有 24 岁。现在 经过这些年,我觉得更加自信了,因为我成功的传承了家 族的风格和传统。我不为市场酿酒,而是按照自己喜欢的 风格来酿酒,幸运的是我喜欢的风格就是家族传承下来的 风格,而且让人高兴的是消费者喜欢这种风格。 在酒庄我们使用大橡木桶进行发酵或者存储。葡萄收获 2 小时就必须进行压榨,并尽快开始发酵。不过滤,不澄清, 不使用冷稳定,不使用任何添加物质。我的祖辈都使用这 样的传统方法,得到的葡萄酒纯净清爽,我没有理由改变 这些传统。 我曾经学习过酿酒,但是我认为最好的老师是自己的长辈, 他们会告诉你在特定地方酿酒需要注意的所有方面。学习 酿酒需要不断的实践,需要虚心向老一辈学习。

SOWINE:你所喜欢的葡萄酒的风格是怎样的?

Donnhoff 酒庄葡萄酒由嘉里一酒香代理销售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 我喜欢的是清新,纯净,优雅和细 致的葡萄酒,这些特点都反映在 Donnhoff 的葡萄酒中。

SOWINE:你怎么看待全球变暖对于 Nahe 产区和 Donnhoff 酒庄的影响?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 在以前,在 Nahe 每十年只有四到 五个年份葡萄可以完全成熟,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份之后, 因为全球变暖的原因,我们很少有不好的年份。全球变暖 对于象 Nahe 这样的冷气候产区是有积极作用的。

SOWINE:你的酒庄的团队组成情况是怎样的?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 我有一位全职的员工负责葡萄园的 工作,在葡萄采收的时候需要更多的人手,但是在葡萄园

里的每个决定都是我来做的,毕竟我们是一个家族式的酒 庄,我需要承担很多的工作,包括葡萄园的管理,酿酒以 及销售等。家族的成员是酒庄重要的员工。

SOWINE:你的酒庄的团队组成情况是怎样的?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 我有一位全职的员工负责葡萄园的 工作,在葡萄采收的时候需要更多的人手,但是在葡萄园

里的每个决定都是我来做的,毕竟我们是一个家族式的酒 庄,我需要承担很多的工作,包括葡萄园的管理,酿酒以 及销售等。家族的成员是酒庄重要的员工。

SOWINE:我注意到有学生在 Donnhoff 酒庄实习,你是否 有计划接待来自中国的学生在酒庄实习?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 我们欢迎来自中国的学生来我这里 实习。现在有不少的中国学生在德国学习葡萄酒,我们对 来自中国的学生是欢迎的。因为不是所有酒庄的人都会说 英语,因此会说德语可能是一个必要条件。

SOWINE:你的葡萄园采用有机或者生物动力种植法吗?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我们实际一直在用有机的方式种植。 葡萄园对于我们是最为重要的资产,因此我们非常重视对

葡萄园的保护,我们从来不用化学肥料,只用有机肥料。 但是我们没有去拿一个有机或者生物动力种植的认证,因 为在德国拿这类的认证需要付钱,我认为付钱认证的体系 是不对的,因此我不考虑去取得这样的认证。

SOWINE:在德国经营酒庄的情况怎样?

科尼利厄斯·杜荷夫: 经营酒庄是一个风险比较高的事业, 你必须经过一整年的辛勤劳动,将葡萄收获回来,再经过

至少半年的酿造和陈年才能发售,因此你必须在一年半的 时间内投入时间和金钱,之后才能得到回报。在这一年半 的时间内,任何不测都可能让你前功尽弃,得不到任何回报, 因此这是风险很高的事业。但是我非常喜欢这行,虽然辛苦, 回报也比预想的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