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在飞越中超越跨越 ——访逸香世纪葡萄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文含

2013年08月16日 未分类 暂无评论 阅读 324 次

文_白羊徐

 

“上帝让你想到,因为他赋予你实现的能力”——这句话似乎是为逸香量身打造的。而当能力实现,转身发现:原来为这个“行业而酿造”的旗手,原本就是那个指着面包和葡萄酒说:“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鲜血”的觉悟者,只不过他在坚决和坚持中完成了在飞越中超越跨越的里程。

 如果两年前,有人问:“逸香”是什么?答案不假思索且异口同声:“葡萄酒教育机构”。如今有人再问:逸香是什么?任何人都会沉思片刻却着实难给个准确答案。

其实大可不必奇怪,逸香发展得太快了,快到你随时能见闻到耳目一新的逸香。

在采访逸香掌门人文含的路上,我不停地在手机上摆弄“逸香名庄”、“逸香品酒笔记”等逸香一系列与时俱进开发出的“玩意儿”,琢磨着自己在wine cellar利用这些“好东东”买酒、品酒带来的巨大便利。忽然,一种发现的收获令人砰然悸动:原来,逸香已经在悄然间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 式!怀揣对变革者对话的希冀,我兴奋地来到位于中关村的逸香新址。一个葡萄酒教育机构扎根至中国硅谷——更高容高速的网宽,更多高新产业优惠政策,一个迁 址动作已经让文含对逸香的网络转型在行业中昭然若揭。

“老文不是在屏幕旁,就是正在打开屏幕”这是逸香人给自家老板总结出的规律。我当然也毫不意外地在屏幕前见到了这位刚刚获得2012中 国葡萄酒市场白皮书年度总评榜“年度人物”大奖的逸香舵手。此时文含正目不转睛地浏览着前一天刚刚更新过的逸香网——做为逸香媒体部,“逸香网”目前已经 成为了集媒体资讯、消费指南、行业评论、电商闪购等众多功能的中国最知名的葡萄酒门户网站。而恐怖的是这只是逸香诸多产业的冰山一角。掌上端的不断开发、 以及葡萄酒游戏产业,商贸的软硬兼施为原本已经名声大噪的逸香葡萄酒教育插上了更强悍的翅膀。如果把八年前的逸香比喻为葡萄酒教育行业敢为国人天下先的破 冰船舰的话,如今的逸香更像是铁甲归来具有平台吨位的航母。

蓬松的头发, 深度的眼镜片下一对圆睁而专注的眼睛,有点娃娃脸,不时点头或者噘嘴。文含淡定中暗藏着IT行业“船长”普遍的气场,这不由让你会联想出一系列名字: 比尔盖茨、蒂姆库克、以及上半身的霍金。

“逸香网的域名是www.wine.cn?”我指着屏幕:“这个域名要花多少钱?”我问文含。

“很多钱。” 文含微笑中带着一丝狡黠。于是我们的对话便从“Wine的IT”中开始。

Q&A文含

酒尚:您对www.wine.cn的逸香网域名怎么看?

文含: 域名越简单越好,数据分析:30%的用户会记忆简单的域名, 一千万用户浏览那么三百万人记忆下你,越简单域名获得的回报就越高。比起购买域名价格我更看重价值,逸香从来是以价值来衡量判断。

酒尚:您所提及的价值都包括什么?

文含:逸香的价值和参与逸香项目的每个人价值都是共享的,我,老师,合作伙伴,员工,以及逸香八年来数以万计的学生,逸香以平台的形式,再不断分享最前沿最有态度的价值。

 

酒尚:很多人说你比其同行快走一步?超前一步?

文含:我善于思考,然后筛选思考, 关键要迸发思考。 逸香做为创业型企业需要不断的发现并行动。 一旦发现评估某个项目有好的前景,包括对行业,对个人,我都会带领我的团队兴奋的投入。 迅速进入状态,想到就去做,第一行动很重要。

 

酒尚:当今,葡萄酒经营模式同质化严重,您怎么能跳开传统业态去另辟蹊径呢?

文含:有些事情同行先做,有些事我们后做,但谁先做不重要,看谁坚持的时间长,投入最持久——前提是:你觉得项目足够有意义。大可不必顾虑,我的原则是:不要看未来能挣多少钱,而是未来你的投入能引领什么趋势。趋势决定价值。

 

酒尚:因为有逸香名庄,让很多人买到价格合理的酒,不再买假酒,为消费者和酒商带来了便利和利益,但这个开发成本没有人会给逸香一分钱,您怎么看?

文含:我们自己需要用,消费者需要用,你既然觉得这个东西会服务整个行业,就去做嘛!互联网在商言商,有人使用,他就有价值,很多东西无非是量变变成质变, 有一些未来是很会有价值的,拿逸香名庄来说:现阶段,给大家提供了“方便”就好。 在商业上和一些“小软件”一样,在我看来完全没有价值。一个软件嘛!难度不大,花点心思去整理数据,以最好的交互性简洁的方式去节省大家买酒的时间。

 

酒尚:说这些工具没有价值是基于什么考虑?

文含:仅仅是工具,如果今天没有互联网,不是App, 逸香就送一本书给大家,是的——当然,如果大家觉得50块钱可以接受就50元买好了,总之,我认为这些随时可以获得的东西,决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背了多少名庄?多少个AOC?就是专家吗?逸香只是顺手把它们做出来,逸香名庄等等至少对我没什么商业价值。

 

酒尚:您在逸香的总投入是多少?开发结果您是怎么衡量的?

文含:逸香仅仅在互联网每年要投入1500万-2000万,其中仅有10-20%产品能够成功,但我认为这就是很高的数字,很多都是过渡型的产品。翻翻IT的成长史,除了天才巨星,大家跨越的历程都是大同小异的, 明知未来会过时,但是会用心开发它,重要的是我们清晰: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做它?它有什么用?不同的时间所展示的情况是不同。

 

酒尚:从今年的糖酒会现场看,逸香的展位更象是WWDC的发布会现场!这在一群瓶子中显得格格不入,有人说“逸香”都成IT行业了!这种模式的变化和您当初回国创办逸香初衷有没有改变?

文含:从我2004回国创办逸香到现在, 初衷从没有变,唯一变化的是我的初衷更加坚定了:以葡萄酒教育为核心建立一个本土化的葡萄酒教育机构,为中外葡萄酒的文化传播创造一条交流的桥梁,逸香现在向社会提供的服务越来越多。IT只是工具而非模式,就像你选择骑马送信还是一个回车发送一封邮件一样。而IT将让我们的道路更宽, 从三车道到五车道到“公交快速道”(笑),行驶在上面的人更快更有效率;每年逸香开发的知识产权和信息化服务让我们的桥梁更加坚固。如果非要说改变,我想逸香已经从单一的教育机构初步成为中国葡萄酒服务行业的平台,我们现在可以和更多社会资源达成更多更有意义的跨界合作。

 

酒尚:有人评价:“逸香”二字是中国葡萄酒教育的后缀甚至是代名词,您怎么看?

文含:如果说逸香等同于职业葡萄酒教育我想更贴切,专业葡萄酒教育还是西北农大和中国农大。后者对专业人才的择业进行服务,而我们对于向往葡萄酒工作和享受葡萄酒生活的社会人士进行授业服务,正所谓:学院派加职业派。

 

酒尚:很多逸香学员毕业后都对在这里的学习经历津津乐道,甚至自豪的把自己归属为“逸香人”。逸香名校出高徒;高徒出了名,又“高徒出名校”——这样的良性循环,您怎么看?

文含:非常欣慰人才培养给行业带来积极的推进。这些源于逸香注重对学员的课外再服务,逸香课堂后面紧跟着逸香俱乐部,课程和活动产生联动。同时因为逸香广 阔的平台,我们为学生创造了更多职业上的机会。而现在:很多逸香的毕业生想成为优秀的讲师,他们有这个诉求,逸香就会满足他们去创造机会。我们便设立了逸 香讲师课程,通过逸香内部考试,去实现他们的创业梦想。

 

酒尚:逸香网著明:中国最大的葡萄酒门户网站——您对逸香网如此大手笔投入,高调开发是出于什么考虑?

文含:做为过时的商务模式,其实门户资讯不值钱,门户模式只是逸香网摸索阶段。现在我们不是资讯太少的时代,而是资讯过剩的时代!一个门户网站有一些自主 精品文章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通过有态度的宣传,媒体真正成为自立于产业中的主导声音,为消费者和商家信息提供客观、诚信的交换枢纽——未来,这样的逸 香网垂直模式才一定会迸发更大价值。

 

酒尚:您对“葡萄酒专家”的称谓如何去理解?

文含:对于固定不变的知识,只要你有学习的时间投入是随时可以获取的。仅仅拥有葡萄酒产区,知识,数据,术语,的知识?哪怕61个名庄倒背如流,那你Out了!这决不是葡萄酒专家。葡萄酒专家是对知识最深刻的理解后的运用,给予是市场和行业最有态度的见解,如品酒后:结合行情和市场定位,建议你采购还是不采购, 采购多少,用何种形式建立营销模式,我认为这才是专家。

 

酒尚:逸香目前有 WSET、ISG和 ESW很多课程类型,在市场上是如何区分的?

文含:和WSET相比ESW大大突出本土化,针对中国葡萄酒市场的问题渗透的更多,和WSET的多年不变不同ESW我们几乎年年改版,消费者喜欢学什么、什么知识最贴近生活、贴近市场,我们就更新什么。比如你知道不知道哪几个品牌在中国市场Top 10?拉菲、奔富的模式是什么? 很多学员拿了WSET 2级证书却在工作中回答不了这些基础行业问题的例子比比皆是,而ESW就解决了这些死角和盲区。 另外酒配中餐是未来发展的趋势,侍酒师服务必将是关注的重点,ESW在这方面的知识至少要比WSET多30%!从业人员往往喜欢考WSET,而通过我们的调查发现: 高级别的学员反而不介意是否是国际认证, 他们更向往学到更多“干货”,ESW就是最适合的课程。

 

酒尚:请预测一下随着葡萄酒信息化的前进,未来逸香的发展。

文含:葡萄酒教育的基数太大,5年到10年内,就像英语,计算机,葡萄酒教育从专业技能转变为普及技能,随着带来产业升级,伴随未来IT的发展,逸香将变得更加开放, 开放的过程才是真正有价值的过程。

 

酒尚:在葡萄酒行业,能否举例几个您觉得值得推荐的企业?

文含:葡萄酒企业,不一定大,但一定很有味道,独特性,有价值。我推荐:酒斛 、麦风 、成都1919。

 

结束对文含的采访,我依然对逸香到底是什么似懂非懂,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文含带领下的逸香毫无疑问是中国葡萄酒黄金十年一路走来的缩影。而当同行还在研究并追赶逸香模式的时候,文晗和他的逸香早已在飞越中超越了对这个行业的跨越。(完)